欧阳雪虽然心里气苦,可事情的起因还是自己在网络上的放荡行为所致,况且,小伟名义上是自己的儿子,但实际上也是自己和爸爸乱伦的结晶,严格来说也可算是自己的弟弟,年已十七的少年正是性情勃发的时候,也许是母子身体里流淌的血液充满了乱伦因子,从感觉到心灵都有一种默契,一种吸引吧
  “唉,都怪自己生了个母狗一样的‘莲花’骚,苦苦等待的超级巨棒又偏偏是从自己这个敏感美妙的骚里生出来的,怎么办?是放弃还是继续?”欧阳雪微微扫了一眼儿子胯下那条虽然软了下来但依然粗壮的肉棒,心里异常矛盾。
  站起来轻柔的坐到小伟的身边,欧阳雪感觉儿子身体还在轻轻抖动,看来真的吓得不轻,便将一对豪乳贴在他的手臂上,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说:
  “儿子,你怎么想到要这样作弄妈妈?”
  “对不起,妈妈。”小伟心虚的挪了下身子。
  “小伟,事到如今,妈妈希望你坦诚的说出心里的想法,你也知道,我们不但是母子关系,也是姐弟,你做出什么事情,妈妈也会原谅你的。”欧阳雪努力平静着自己,小手取下儿子的面具,轻轻的抚摸着略显苍白的年轻脸颊。
  小伟感受着妈妈的爱怜,呼吸着妈妈身上散发的幽香,要是之前,下面的肉棒只怕又要怒发冲冠了,然而,想到刚才妈妈那失神而幽怨的眼神,心里竟是后悔莫名,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欲望,便站起身来,穿上裤子,冷然而坚决的说道:
  “妈妈,我爱你,小伟不应该这样对你的,儿子错了!”
  欧阳雪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知道这次打击对儿子有多么重,心里暗暗道:
  “我这是怎么了?以前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,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犹豫过?小伟正在发育阶段,如果因为自己而受到什么影响的话,那真是不堪设想了。”这一刻,欧阳雪已经决定要把自己所有一切都奉献给心爱的儿子,让儿子健康的成长。
  “小伟,妈妈也很爱你,你那样做说明你很在乎妈妈,而妈妈因为身体的特殊性,所以从没靠近过别的男人,今天才知道,你就是妈妈梦中的男人,妈妈要把身体奉献给你,你可以在妈妈身上做你任何想做的事!”欧阳雪呻吟着趴在小伟的身上,一对肥大的奶子紧紧贴在儿子的胸前。
  “可是…”
  “不要可是,宝贝,妈妈从今以后愿意做你的女人,做你心爱的小母狗,妈妈真的期待你的大鸡巴狠狠的玩妈妈的骚,哦,小伟,我的主人,欧阳雪是你乖乖的的性奴隶,请主人收下这只淫贱的母狗,好吗?”欧阳雪的玉手按住小伟的嘴,凤眼迷离的看着儿子的眼睛。
  小伟挺听着妈妈淫荡的告白,双手自然的按在妈妈的肥臀上,可是,不知怎么了,下面的肉棒居然没有挺立的迹象,不由轻叹一声说:
  “妈妈,我们走吧,儿子只怕要让你失望了。”
  “哼,臭家伙,前面不是很霸道吗?那根坏东西干得妈妈眼泪直流,现在吊起人家的胃口了,就不管人家啦,雪儿不依啦。”说话间,欧阳雪的小手从儿子的裤头里插进去,着手处却是一条软呼呼的肉虫。
  小伟苦笑着说:
  “妈妈,你看它还是你要的‘打狗棒’吗?”
  “嘻嘻,当然是啦,妈妈是条淫贱的母狗,就喜欢儿子主人用你的‘打狗棒’来教训了,虽然它现在还在睡觉,等会回到家里,小母狗就会叫醒它的啦。”
  欧阳雪仿佛自己回到了十七八岁的花样年华,踮起脚在小伟的脸上亲了亲,欢快的从地上拾起连衣裙,大眼睛忽闪着瞟了儿子一下,调皮的娇笑道:
  “主人,小狗狗还等着你热热的精液美容咧,还要你帮小狗儿的阴毛造型咧,嘻嘻,咱们快点回去吧,人家等不及了嘛。”
  小伟看着妈妈那小女生般天真活泼的样子,恍惚自己刹那间成熟了许多。
  此时夜已深,母子俩走出“深蓝”舞厅,白日里人声鼎沸的街道已鲜有人行了,欧阳雪依偎在儿子的肩头,而小伟的手也自然搂住妈妈的纤腰,那种默契已彻底冲破了世俗礼教的枷锁,俨然一对相扶相搀的恩爱夫妻。
  跑车一路直奔,不时从车里传来欧阳雪欢快的娇笑声,倒是小伟一直微笑着欣赏自己的妈妈,默默的分享着妈妈的快乐,停好车,欧阳雪蹦跳着打开车门,妩媚的说:
  “主人,小狗狗欢迎你回家!嘻嘻!”
  小伟笑着在妈妈的娇面上轻拍了下说:
  “妈妈,你好漂亮,儿子有你这样美艳的母狗妈妈真是幸福啊,呵呵。”
  “儿子主人,雪儿也好幸福。”欧阳雪闭上眼睛,嘟起小嘴,等待儿子的湿吻,突然,感觉全身一轻,“啊”的娇呼着张开眼来,原来,小伟已把自己横抱起来,赶紧双手圈住儿子的脖子:
  “臭主人,吓死小母狗啦!”
  小伟满抱着软玉温香,一边向家门走去,一边在妈妈的头发里嗅闻着:
  “妈妈,我不是做梦吧?”
  “咯咯,臭儿子,进了这个家门,雪儿属于你的私人玩具啦,呜呜,雪儿马上就要成为小伟主人的母狗性奴隶啦,人家好怕主人的‘打狗棒’啦!”欧阳雪娇笑着让儿子抱进了家门。
  关上门,欧阳雪便把小伟扑到沙发上,双手如穿花蝴蝶般将儿子脱了个精光,一张小淫嘴用力贴在小伟的嘴边,红嫩的淫舌灵巧的钻了进去,追逐着,舔吸着儿子的舌头。
  小伟也热情似火,双手用力的抓捏着妈妈宽大柔软的肉臀,用力吸住妈妈温热的淫舌,不停的向妈妈口中输送着口水,下体也轻轻的向上挺动着,无奈全身的热流像卡在小腹里一样,无论怎样用力,也无法传递到曾经雄壮威武的肉棒里,直急得汗流浃背。
  欧阳雪边一口一口的吞咽着儿子的口水,一边也感觉到了儿子的异样,心知舞厅里的场景已严重的影响了小伟的性功能,不过自己有信心帮他恢复,于是身体像蛇一样滑下去,跪在小伟的双腿间,粉嫩的双手握住沉睡的大肉棒,两片樱唇夹住龟头的肉冠,舌头在马眼上不停的上下翻飞着。
  欧阳雪一边津津有味的舔吸着大鸡巴,一边含情默默的看着小伟,一手握棒,一手搓揉着肉棒下两粒粗园的卵蛋,雪脖伸缩间,一头乌发四处飞扬,连带着胸前那对巨乳也上下跳动不止。
  小伟还是第一次让女人吹箫,而且是自己最心爱的妈妈,年少的心灵里得到的满足无法用笔墨形容,伸手轻轻的拭去妈妈额头上的香汗说:
  “哦,妈妈,你的小嘴好会吹,儿子还从来没有这样爽过。”
  “是吗,儿子主人,看你玩女人的手段,可不像新手哦!”欧阳雪吐出口中的肉棒,连带着自己的口水按在粉面上揉动着,娇媚的说道:
  “主人,你的母狗妈妈不只是会吹箫,还会……,嘻嘻。”
  “哦?你还会什么呢?”小伟看着妈妈那淫浪的表情,突的感觉一股热流从丹田里向下冲出,大鸡巴不由抖动了几下。
  欧阳雪也感觉到贴在脸上的肉棒那动人的颤动,芳心大喜,知道儿子喜欢自己淫荡下贱的表现,看来自己还要继续努力才能唤醒这条沉睡的‘打狗棒’,于是,弯下玉腰,双手捧起小伟的左脚,小嘴一凑,伸出香舌便在大脚趾上舔了起来。
  “啊,妈妈,你…我还没有洗,啊,好爽!”小伟几乎是呻吟的大叫着,脚趾头上传来一阵酥痒的感觉是那样的美妙,就连下垂的大鸡巴也再次剧烈的抖动了几下,欧阳雪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,不由更加卖力的吸吮起来,无数的口水在小伟的臭脚丫上流淌着,香嫩的舌头一会儿在脚趾头刷扫,一会儿在脚掌里舔动,片刻就将小伟的一只脚舔洗得干干净净。
  欧阳雪“咕咕”的吞咽着口水,双眼骚骚的看着儿子说:
  “咯咯,小伟主人,母狗妈妈的口舌功夫怎么样?那只脚还要不要小狗儿帮你舌洗?”
  “嗯嗯,要…要。”小伟赶紧抬起右脚伸到妈妈的嘴边。
  欧阳雪鼻端里闻到一阵汗臭,柳眉微微一皱,偏着头,玉手扇了几扇,嘟着小嘴说:
  “呀,主人,你这只脚好臭哦,你几天没有洗脚啦?”
  小伟涨红着脸,呐呐的笑着:
  “嘿嘿,也就三天吧,嫌臭就别洗啦。”
  “嘻嘻,骚母狗就喜欢舔主人的臭脚丫啦,以后,主人就再也不用洗脚啦,妈妈的舌头就是你的洗脚布,口水就是你的洗脚水啦,呵呵,好不好咧?”欧阳雪双手捧起眼前的臭脚在鼻子下嗅闻着,久违的受虐快感在血液里沸腾起来,下体淫穴里一阵麻痒。
  “好舒服,这种感觉已经是今晚的第几次了?”欧阳雪心里暗想着,小嘴忘情的含住儿子的大脚趾。
  看着在自己脚趾上翻滚的舌头,欣赏着妈妈那淫贱之极的表情,小伟脑海里立时显现出日本AV片的片段,腹部里那股热流源源不断的冲向肉棒,那条低垂的长枪慢慢的竖了起来:
  “哦,哦,妈妈,它醒了,它要对你发威了。”小伟激动的站了起来,使劲的拉起跪在地上的欧阳雪,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  欧阳雪微笑着伏在儿子的怀里,眼睛里也流出了激动的泪水,纤秀的小手轻轻的抓住儿子已经变得粗长的大肉棒,口中喃喃自语着:
  “哦,宝贝,妈妈好喜欢这种雄伟的感觉,快来惩罚犯错的小母狗吧,快来刺穿母狗的浪吧。”
  “不,妈妈,儿子说过要用精液帮你美容,呵呵,那个主人不想自己的乖母狗变得漂亮咧。”小伟双手捧住妈妈精致的脸庞,手指在那条浅浅的鱼尾纹上抚摸着。
  欧阳雪见儿子说的那般认真,不由“扑哧”笑出声来:
  “臭儿子,那里有男人的精液能给女人美容的?是不是黄色书看多了呀,不过,妈妈既然是你的女人了,你想颜射妈妈也由得你啦!”
  忙不迭的将妈妈的衣裙脱光,在柔和的灯光照射下,小伟不由眼前一亮,不得不赞叹造物主的神奇,只见欧阳雪婷婷玉立的站在那里,一头乌黑秀美的长发披散在香肩上,胸前那对丰满的奶子洁白挺拔,颤巍巍的幻化着涟漪,两粒嫣红的奶头闪亮着宝石般的光彩,平坦光滑的小腹上一湾新月深藏柔情,下腹下是一片浓密漆黑的森林,而柔顺的森林里是高凸的山丘,山丘下面隐约可见两片玉门,似乎满含着欲滴的春潮,两条赛玉斗雪的修长大腿下面是一双珠圆玉润的玉脚,那种娇嫩真的让人忍不住想吃一口。
  看到儿子傻瓜一样看着自己的裸体,那根诱人的巨棒不停的对着自己点头致敬,欧阳雪心里也是欣喜不已,伸手拍打着胸部,娇声惊呼道:
  “啊呀,小色狼要吃人,救命呀。”转身故作要逃的样子。
  这一转身,又让小伟有了新发现,原来,欧阳雪刚堪一握的纤腰下,竟然有一张宽大浑圆的大屁股,两瓣肉臀里隐隐可见一个精美的屁眼,令人顿生虐待蹂躏的狂想。
  再也控制不住喷涌的欲望,小伟疾步上前,从后面一把抱住妈妈的玉体,双手粗暴的抓住那对巨乳,大鸡巴狠狠的从妈妈的大屁股间穿过去,有力的顶在那条肉缝里。
  “啊。”欧阳雪第一次让儿子的肉棒如此紧密的顶在小穴边,不由浑身的浪肉一阵巨颤,淫水直喷而出,淋在儿子粗壮的肉棒上。
  “走吧,骚母狗,主人忍不住要射了,儿子想看你满脸精液的下贱样子。”小伟拥着妈妈香喷喷的身体,向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  欧阳雪浑身酥软的轻移莲步,看着儿子的大手肆意玩弄自己的大奶子,知道即将接受儿子精液的洗礼了,迈出这一步,自己将永远成为儿子的性奴隶,下贱的骚母狗,然而自己等待的不就是这一刻吗?
  儿子的房间到处充斥着令人心醉的男人气味,当儿子坐在床边命令自己跪下的时候,欧阳雪双腿一软便乖巧的趴在儿子的两腿间:
  “主人,你的‘打狗棒’已经享用过了母狗的淫嘴了,现在该干一回骚妈妈的贱奶啦,嘻嘻,你外公以前最喜欢的就是母狗这对骚奶子啦!”说着,拢起一对大奶夹住小伟的巨棒,上下耸动起来。
  “哦,原来打奶炮的感觉当真美妙。”小伟看着自己的肉棒在妈妈那对淫乳里穿梭着,红通通的龟头不住的顶在妈妈雪白的下巴上,而妈妈也不时的低头含住自己的龟头,那种扣人心弦的味道在四肢百骸里扩散。
  欧阳雪看着自己洁白奶子里那条微黑粗长的肉棒,在套夹间青筋暴露,红嫩肿涨的大龟头上张合的马眼,以及马眼的开口出涌出的滴滴精水,不由爱恋的用舌头卷进嘴里,细细的品味了一下便吞到肚里。
  突然,小伟感觉卵蛋里激烈的抽动起来,一股热流从肉棒里冲上龟头:
  “啊,妈妈,儿子要射了。”大鸡巴从妈妈的奶子中抽出,左手用力握住,对准妈妈的脸蛋快速的撸动着。
  欧阳雪激动的跪在那里,俩手紧紧抱住儿子的双腿,凤眼微合,朱唇微启,准备迎接大肉棒暴风疾雨的发射。
  只撸动了十几下,小伟便将大鸡巴对准妈妈的娇面射出了一股股浓白滚烫的精液,立时,欧阳雪的额头上、眼睛上、鼻子和脸颊上就挂满了条条热精,还有部分射进了她微张的淫嘴里。
  欧阳雪想也不想的吞食着口里的精浆,淫舌意犹未尽的在红唇边舔扫着,卷起流淌的精液吞进胃里:
  “哦,好热好浓好香好甜的豆浆啊。”
  足足射了十几股,小伟才张开眼,用大肉棒在妈妈脸上涂抹着说:
  “真爽,妈妈,喜欢主人颜射你吗?呵呵,今天晚上就不要洗脸啦,儿子的精液给你敷一夜,保准明天你会更加漂亮。”
  欧阳雪再次将儿子的肉棒含到嘴里,仔细的清理了一遍说:
  “谢谢主人赐精,骚母狗相信会在主人精液的护理下,变得更加风骚漂亮啦,嘻嘻,只是,以后不要射母狗的眼睛好吗?”
  “呵呵。”小伟用手指抹去了妈妈眼睛边的浓精,然后伸到她的嘴里说:
  “那下次就射你的骚奶子吧,哈哈!”
  欧阳雪唆干净小伟手指上的精液后,温柔的爬上床,像条猫一样卷缩在儿子怀里,让小伟玩弄了一夜,她是真的累了。
  看着妈妈乖巧娇柔的样子,小伟心疼的搂住她,心里期待着真正弄这个美艳淫贱妈妈骚的那一天。